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捉到一只小甲鱼 2007-8-29  

2007-08-29 08:37:37|  分类: 乳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多天以前,爸爸捉到一只刚出壳的小甲鱼,像一个压扁了的乒乓球那么大。由于它是计划外领养的,我只得把它养在一个陶瓷的花盆里,底下放个碟子装点水。

我没事就一直观察着它,它老是用圆珠笔芯那么大的眼睛瞪着我,凶巴巴的。我心里想,小样儿,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看着它的时候,我老是会想,它在想什么呢?它是不是也在猜测我在想什么呢?我总是很想知道别的人,甚至是动物脑子里想的东西,多希望有那么一种仪器,能把脑子里的东西投影出来。

起初它只能伸长脖子向上观望,一副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的样子。

后来它能半仰起身子趴在花盆壁上。我对这种看似低等的生物有了很深的敬意。

隔了一天后,它已经能够把整个身子贴在花盆上,伸长脖子离花盆口只有一厘米。我开始感到它居心叵测,并且担心。

它不吃东西。

它可能继续练习攀爬,然后在某一个夜里逃跑掉。可是花盆外是一米高的桌子,它怎么下来呢?即使没有摔死,它又怎么寻找到门缝出去呢?唉,世界是一个花盆套着另一个,花盆外面还有更大的花盆,能逃到哪儿去呢?它是这样,我们也是,你、我还有他们。

它可能绝食,不自由,毋宁死。想到这点我就对它充满敬意。

我劝爸爸把它放生,还讲了《秋水》中“曳尾于涂中”那一段。

我一直想着小甲鱼命运的种种可能性。我甚至怪我爸爸为什么要把它捉回来,难道因为它比我们人类弱小我们就有权主宰它的命运么?

几天后,它开始大口吞食,脖子噎得老粗,都无法缩进壳里了。

它不再贴在花盆壁上,无望地伸长脖子看外面的世界,吃饱了它就睡,我摇花盆它都不醒。我妈欣喜地说:看,它都被养家(驯服意)了。

唉,它只是一只小甲鱼,一种比人类低很多的动物。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