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在医院  

2008-08-15 21:52:01|  分类: 乳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医院里的时候,才知道健康有多重要。

我推着轮椅送爸爸去上厕所,一手还要拿着输液瓶,看着血渐渐流到输液管中,脑子里竟然一片空白。

我不能进男厕所。我猜想他在面一定很狼狈。突然间鼻子就酸了。

推着他往回走,我说一个残疾人真不容易。

有些血液在管子里凝固了,黑黑的,失去了生命,不久之前它还是那样的鲜活。

两瓶葡萄糖输完,开始打石膏。医生不是找不到手套,就是寻不见胶布。好不容易把整条腿上绑上了石膏产缠了绷带,那个庸医却发现这个石膏不能发硬,没有用了,便又不厌其烦地拆了重新弄。倒是很敬业的样子。可怜我爹,吃了二遍苦受了二茬罪。

旁边一个小伙子脑袋上砸了个窟窿,一个女医生正在给他缝合。她说:我扎你一下看看疼不。我从没见过能用这么平常的语气说此话的人,今儿头一回。他头上的血止也止不住,流得满脸都是。

房间里到处都有一种诡异的黄色液体,后来医生也往我爹脚上淋了一大坨,渐渐地,绷带也成了那个难看又怪异的色。

那个女医生也顾不上止血,估计她是想着反正那小伙子打了麻药也觉不出疼,一直在跟帮我爸爸打石膏的男医生讨论缝几针好看,用什么样的针。我算是开了眼界了。

回到输液室,里面的人有的走了,有的刚来,数目呈动态平衡。算是明白什么叫医门多疾了。药水像是输不进去了,护士小姐极不耐烦,我爸也不耐烦了,说:小姐你给我输瓶二锅头得啦~~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