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从昨夜酒醉中醒来  

2009-01-26 19:05:48|  分类: 火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终于能够理解爸爸为什么很多个除夕都喝得烂醉。一年来,太多的感慨与辛酸,都在除夕夜随着一杯杯白酒沉淀在了胃里。

我喝掉了我那瓶干红后,对老爸说,红酒喝了冷,我要喝白酒,说完就把他的半杯一饮而尽。那个时候,我妈和我爷爷在楼下放鞭炮。桌上的菜全都凉了,我一口也不想吃,我就站着跟老爸喝酒。我爷爷吃饭的时候一直唉声叹气,担心他那宝贝小儿子,担心他那宝贝外孙,他真的不知道,到底谁是最苦的,谁承受最多。看着他那张愁云密布的脸,我的心里就火,然后就不住地喝酒。

我这才明白,喝得烂醉是因为内心有大悲恸。我以前高兴的时候喝酒从来没喝醉过。

之后,我叔叔,也就是这个大家族里最最让人头痛最最鬼话连篇最最好逸恶劳的家伙携其妖娆势利满脸俗气的妻子来了。说的是怎么安置这个碍事的爹。我一点都不想听,我不想跟他讲道理,因为那会玷污“道理”这个词。

爷爷整天整夜整年地担心叔叔,可叔叔却连个住的地方都不舍得给爷爷。想到这一点就不禁悲从中来,于是趴在水池边吐了一遭。红酒让胃里的食物都赤色一片,像一锅熬得稠稠的赤豆粥。

我把额头抵在水龙头上,大口大口地把我不能承受的一切都吐了出来。

我不想像祥林嫂那样复述我的痛苦,因此好多时候我都是乐呵呵的。只有当我歇斯底里地呕吐时,我才能对自己坦白我这一年有多难受,我生活在地狱里,我为自己感到羞耻,我憎恨自己的无能与软弱。想到我那失败的爱情,以及倾注其间的6年多时光,我就难受。我不是恨那个人,更不是想要挽回,我只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不好。我也不能理解一个人竟能如此轻易地否定掉我从18~24岁这几年的青春!我把我最美的这几年献给了他,而他只是草草地说了声“对不起”。一个人怎么会如此残忍?而我,究竟做了什么呢?

我做了什么呢?我不住地问自己,不住地吐,我把这个糟糕的世界吐得一片狼藉。

我昏昏沉沉地在QQ上跟小胡说话。很奇怪,我竟然还能认出他拍的照片上的九重葛。这说明我心里其实很明白。小胡是我这一年里最感激的人。要是没有他的话,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失恋之痛。突然有了个傻念头,我想帮他织一条红围巾,只是一闪而过而已,因为我压根不会织毛线。

然后我就撑不住了,倒在床上就睡,没有洗脸刷牙,没有洗脚用水(尽管下午洗过澡)。我就像个醉鬼和衣躺在床上。

浅浅地在爆竹声中睡了一觉。爸爸回家时我大声嚷嚷口渴,爸问我喝红茶还是绿茶,我说白开水。他用我可爱的雀巢限量版红杯倒了一杯水给我。我披着羽绒服急急喝掉了。我跟他说,我感觉自己刚才是一个上了发条的玩具在家里横冲直撞。喝了水发现时间尚早,11点。但是之后,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胃里翻江倒海的,不论哪个睡姿都难受。2点之前,又吐了两回。最后一回除了一些又苦又酸的水什么都没有了。我想,我以一个清洁的胃迎接更好的一年。

6点刚过,鞭炮声四处响起。我再也睡不着了。想到前两天答应爸爸年初一做早饭给他们吃的,便爬了起来。

全身都是新的。新内裤新袜子,新毛衣,新外套。关键是,心情也焕然了。淡淡地化了个妆,在手腕处洒了些“奇迹”,整个一好看的小姑娘,新的一年开始了。我从昨夜的酒醉中醒来,奔向更好的未来。

特意翻出了多年前买的一个胸针别在新大衣上。爸爸对后者的评价是“朴实无华”。我知道,这个词在他的语汇里是个很高的标准,而我也乐意向它靠近。

照例去向曾祖母拜年,老太太就像个散文“形散神不散”,颤颤巍巍忙这忙那,还很伤感地说自己不中用了,什么都不会做了。爸向我笑笑,都百来岁的人了还想要做啥?!在她身上,我看到了人类最顽强的精神,想要活下去的意志能克服一切。去年这个时候,她摔碎了盆骨正躺床上不能动弹,那时候我们都以为她熬不过这个关口了,谁知她竟奇迹般好了还能干活了。

然后是照例去大姨家吃饭。我的两个表妹也在,一个是舅舅家的,一个是小姨家的。她们都是念书到初中毕业,工作多年。在她们面前,我看起来是那么年轻和不谙世事。可是不幸地很,她们还故意拿我的年纪开玩笑,还跟我说什么代沟,我不就是比她们大一岁么?她们也不拿个镜子仔细瞧瞧,她们的眼袋和黑眼圈加上雀斑使她们看起来有多像八婆。

我舅舅家的表妹抓着我的手就说“瞧这冻疮多污糟呀~”这话让我很不受用,说:“怎么就污糟了?这上面有沙门氏菌还是炭疽病毒?”估计这两种东西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我其实心里想说,这手再难看它也能写出漂亮的文字,而你们的手再好看,也就是在流水线上做活,她有什么好优越的?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当然知道每个人在灵魂上是平等的,但是,具体操作的时候我不愿意相信我的灵魂跟她们是一样的。

当我说我今年要出去的时候,我小姨家的表妹一副鄙夷的神情问我:你能养活自己么?我当然能养活自己,只是,在糊口之外,我还有更崇高的追求。而后者是她们不会懂的。就像她们不会理解我为什么要学“毫无用处又难听”的意大利语。我能说什么呢?我说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的,而她们只会一辈子生活在这个井底?尽管这是事实,而我却不愿向她们说破,意识不到自己可悲又可笑的处境未尝不是好事。就让她们继续过着这种狭小的世俗的幸福生活吧,我不羡慕,我有我追求的永恒与崇高。

我们三个表姐妹小时候很亲的,基本上每个周末都腻在一块儿,寒暑假更是。然而,我们渐行渐远。或许她俩还是差不多在一个平台上,可我却是在另一个更高的山头上了,我看到的景跟她们看到的不一样。

我醒过来了。我浑身都是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