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关于珀涅罗珀的一些闲言碎语  

2009-02-26 15:16:20|  分类: 乳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我一不小心用大力金刚指把闹钟的闹铃旋钮给拧断了之后,我的闹钟只能在9点钟响了,解决此事途径有三:一,我用胶水把旋钮粘上;二,我改用手机当闹钟;三,我把闹钟扔到窗外。当然,我选择了第四:每天9点闹钟响后起床。
我打算重新看一下《奥德赛》。这个东东上一次看还要追溯到上个世纪末了,尽管关于这位倒霉的英雄的消息,在本世纪也断断续续听来一些,但毕竟有些隔膜了。真是佩服自己的胡诌水平,当年外国文学考试时,竟能把《奥德赛》和《尤利西斯》扯一起讲上半张试卷(后者看是看过,不过全挑的少儿不宜段落)。
关于阅读契机,有以下需要补充。在俺织围巾那会子,就曾反反复复琢磨珀涅罗珀的心思,我知道等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但据我估计等两年跟等二十年是有质的差别的。加上《朗读者》里,男主角向在狱中的汉娜寄去的阅读磁带,第一套便是《奥德赛》,让我小小的激动了一把。于是我觉得我有必要再看一遍了。

对了,与奥德赛有关的,还有一次与故人岑某立在街边的对话,内容庸俗无比,大意是他说挺中意那款“奥德赛”。
家里没有荷马的《奥德赛》(谁愿意送我一本自是欢迎),只有本德国人写的《古希腊神话》,书的最后一部分,即是关于俄底修斯的故事。楚图南翻译。这个名字我喜欢,它比“楚鹏/楚小鹏/楚大鹏”好十万八千里,由此顺带喜欢下取这个名字的他老爹或他爷爷,我猜测他们跟我一样喜欢“北冥有鱼”。不过,我想到一个问题,在楚地,扇一下翅膀估计要飞到越南缅甸去了,非法越境后果很严重的。
磨磨蹭蹭看完,列了一张俄底修斯行程表。对照书后的英文,才发现,原来珀涅罗珀就是Penelope哇,也就是佩妮洛甫。跟安徒生就是安德森一个德性。
合上札记本,时间是晚上10点。取来阿特伍德的《珀涅罗珀记》,除去外面的套套,把书大致翻一下,吓了一跳:全书没几个字嘛,字号大,空白多,还有插图。翻到封底,¥26!它怎么有脸卖那么贵的。哎,这就是网购的劣处啦,在书店里买的话,我至少会先翻一下的。
洗漱的时候一肚子不快。这本书是好几国作家搞的一个“重述神话”中的一部分,之前买过苏童的《碧奴》,内容乏善可陈也就罢了,居然纸张的味道还恶臭,真是没天理。更没天理的是,我上过一回当之后,居然还乐呵呵地又上了一回!
坐到床上翻开书来读。第一页,我就改变了之前的想法(对苏童《碧奴》的评价除外)。就冲着阿特伍德说话那股子漫不经心的刻薄劲,我就喜欢上她了。阿特伍德的书,因为种种机缘巧合,一次次错过了接触的机会,尽管她的《盲刺客》是如此大名鼎鼎。好在今年计划的阅读重点之一就是她。
落地灯在头顶上嗞嗞响,考虑到头发很油了,我一度担心它们会燃烧起来。外面远处同一个地点一直传来救护车或者消防车的悲鸣,听起来它是故意的。
有些细节,笑得我饥肠辘辘。就凭这一点,我觉得那26块也就值了。
听珀涅罗珀讲完她的故事,看一下闹钟,灰姑娘还在和王子跳舞。
在我的世界恢复死气沉沉之前,我就先睡了。梦中,听了一夜春雨。
醒来依旧是9点钟。望着天花板背了几首唐诗,刘禹锡的《金陵五题》,总是背得颠三倒四,哎,都怪老刘没去过南京意淫出了这几首诗。
起床第一件事,把昨天梦里的那首诗记录下来: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和叶赛宁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陶土烧制的宜兴
那东坡壶里久积的茶香啊
正是母亲少女时的丽影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挂满板栗刺球的山岭
父亲终于在他的知命之年
向我展示其饱满的心灵

今天我即将溯江远行
离开我出生的屋子
与我挥别的那个人
正是睡莲池中栀子花的倒影
(20090226清晨草就)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