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To The Faithful Departed  

2009-06-04 05:42:59|  分类: 乳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6月*日

清晨,我从无边的噩梦中惊醒。久久的不知身在何方。不知今夕何夕。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一晃,谎言都密密实实地遮盖了二十年。

我们在1948年的时候就被预言,1984年的时候,有个名叫温斯顿的中年男子,他每天所做的工作是对历史资料进行修改,然后备份,必要时再改,再保存。他所在的工作单位叫“真理部”。真理就是,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历史掌握在当权者的手中。

这与我们所受的教育背道而驰了么?你们的血肉之躯,没有半点意义,甚至换不来历史教科书上的一句赞语。

我曾经坚信,谎言不可能永远遮盖,总有掀开的一天。然而,短短几年之后,我就发现,或许是会掀开,然而,掀开时底下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我震慑人心的森森白骨,甚至连齑粉都没有。当一切过去的时候,你们是无。

20年,不长也不短。或许你们都已重新进入了大学。然而,现今的大学里,已经和谐得只剩脑残。或许,这未尝不是好事,脑残总好过脑浆遍地。

就在这样一个灰蒙蒙的早晨,它与古往今来的早晨并无差异。然而,什么都变了,又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只有一盏浊酒,向北致意,致忠诚的逝者。

 

 

P.S. 各位看官,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么就请什么都不要说了;如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也都什么都不要说了,毕竟,被请去喝茶的地点不会是王利发的茶馆。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