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古文消夏  

2009-06-08 16:02:09|  分类: 乳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6月8日 多云 暴雨前夕

前天飞燕草开了两朵,紫色的,没等我欣赏便被路人摘去一朵。想起了Yeats的诗句:

                        Evil does overwhelm

                        The larkspur and the corn;

                         We have seen them go under.

也是从这里知道“飞燕草”的。它隐然开在李叔令人昏昏欲睡的课上,后来又在奈保尔散步的旷野上看到心旷神怡的一大片。但是,它们都比不上我这一小块黄土上倔强地长出的。

今天,矢车菊也开了一朵。纯净的蓝色。

夏天刚刚抵达,花开绚烂,我的鼻血也跟着流了出来,并且没有停止的迹象。

咳,只是些鼻血而已,不准上纲上线说我血气方刚。

其实鼻血也算不上,就是鼻子里一直有血块。而我又忍不住要伸手去抠挖。

在这里,我想说明一点:不论美女丑女才女呆女,都是要挖鼻屎的,大家应该正视它,不要自欺欺人。我们可以用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来证明。大前提:人都挖鼻屎。小前提:美女是人。结论:美女挖鼻屎。其他同理。

记得我在高三时,也是这样挖一会鼻子里的血块,然后想到里面的结构似乎跟地壳板块差不多,于是顺手写了个证明,并附草图一张。

转眼又高考了。

正好这两天看《孽海花》时看到一句话:“大凡防弊的章程愈严密,那作弊的法子愈巧妙,这是一定的公理”(第二十一回)。不晓得教育部的人知道不知道。

说这话的是龚尚书,然后他又说了一桩例子为之佐证。讲国库的库丁怎样讲银子夹带出来。咳咳,不说了,少儿不宜。

这两天看的都是些古白话。虽然我从前是书非先秦不读的,但毕竟已经撂荒多年,不知其意的成语还是有很多,于是一一记下,上网查明。

说来巧得很,当年文献学的小马涂老师告诉我们一个在线查字典的网站,我随手记在纸片上,后来便忘诸脑后。前天查成语时,居然误打误撞就找到了这个网站,一看那“汉典”两字,我突然就想起来了。

是个不错的网站啊,推荐下,不过,经过我两天的自当白鼠,发现它还是有瑕疵的,所以大家还应该多用谷歌百度一下,去伪存真。

这两天,我的生活基本就是吃饭睡觉流鼻血,外加红袖添香夜读书。忽忽。天热(并不是非常热,但无法静心),我只能在夜里读书,白天负责观察民情,跟一些绝经后的老女人厮混。顺便搞搞园艺。嘿,我是小盆友。

呵呵,这就是我恬不知耻的宅女生活。恬不知耻也是种境界。袁宏道说,人生的一大乐事是,在家产挥霍殆尽后,“一身狼狈,朝不谋夕,托钵歌妓之院,分餐孤老之盘,往来乡亲,恬不知耻”。他比我更牛,我做不到,主要是女人当乞丐不合适。

对了,还有一事想要记录下来。我昨天梦见熊舅舅死了。下午去河边,看到他的衣服晾在外面,一件黑色的夹克,他最常穿的。衣服随风摇晃,单薄的就像熊舅舅现在的躯体,看着让人心生酸楚,潸然落泪。还有件黑色的羽绒服,不晓得他还有没有机会再穿到。晚上,我跟妈说起这事。妈说,今早听见熊舅妈在大哭,她以为熊舅舅不行了,后来转身发现熊舅舅正跟老爸在说话,吓得魂不附体。她说,熊舅妈可能是心里太苦了,濒临崩溃,所以才趁熊舅舅不在家时以哭发泄。

写这个标题,是因为我想到了那本《唐律消夏录》,正逢jane说她在我的影响下,开始背唐诗了。无奈,写着写着,渐渐离题万里了。就此收工吧。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