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回家途中  

2009-07-14 11:07:22|  分类: 嫩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7月14日 周二 晴,热,有风

昨天听了一个自认为成功人士自认为文化人的吹牛大王吹了一下午。听得我晕晕乎乎腰酸腿痛。不过,托他的福,很多天以来第一次准时下班。

我套上一件长袖衬衫、戴上帽子走进阳光的照耀之下。帽子隔开了世界,我觉得自己是个隐形人。不过,这只是感觉而已。事实上,太阳还是将我的皮肤烤得嗞嗞作响,撒点孜然粉就可以串竹签上了。

于是我开始感恩,前几天每天拖到6点半往后下班,那时不仅公交车极少了(没办法,小城市嘛),就连太阳都蔫巴了,看来我们老板还真是体恤下属。这不是菩萨心肠又是什么?咳咳。

顺道在超市补充一下家里的日用品储备。错失了一班公交车,亦无太大的遗憾,因为相较前几天而言,今天时间真是太早了。站在公交站台上仰头看郁郁葱葱的香樟树,竟有点怀念和石子坐在白鹭洲的长椅上背古文时的日子。那时候,太阳也是这样的西斜,落在体育馆的西边。白鹭洲里蚊子泛滥,我们浑身散发着百雀翎蚊不叮的味道。话说,白鹭洲的香樟树还真是大呀,真他娘的大。

公交车上,坐在最后一个空位。感觉有些不对劲。想了一会儿,明白是前面三个穿戴人模狗样的中年男子造成的。他们个个是白色短袖衬衫,黑色西装裤,裤线挺括,黑色皮鞋锃光瓦亮,夹个黑色公文包。这样的人不像是坐公交车的。

公交车属于七老八十的人、学生族和我们这样的穷忙族。

他们应该是开汽车的。可为啥会在这公交车上呢?我不禁怀疑他们是不是市zf领导。不过,估计就是市长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也不认识。呵,我就是路过打酱油的。

第二站停。Fox同学上了车。在颠簸的车厢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无非就是工作啊钞票啊之类的俗事。当然,我也没神经到希望能在公交车上碰上一个与我聊聊广义相对论或者极限的定义的人。

车子开到水岸豪庭,那三个中年男人下车了。这进一步加深了我的怀疑。算了,不管它。

车子发动的时候,fox同学冒出一句话:“这个社会真是黑暗啊~”

自毕业以来,我已经听过n多人说这句话。当然,这个事实我早就知道。只是今天,此刻,蓝色的车窗玻璃投过来依然灼烈的光线,而外面天高云淡,太阳一片火红,天地间看似一片清明澄澈。在这样的一片天光下,听一个熟人这样感叹社会黑暗,总觉得有些奇怪。

前几天,我开始意识到,很多人所说的“我们不能改变社会,但至少能改变自己”这或许是错误的。为什么要改变自己来迎合社会呢?如果大家都是如此,社会只会越来越糟。所以,我在探寻一种生存的可能性。如《庄子·养生主》中的,用智慧游走在社会的缝隙之中,不硬碰、不死磕,但也决不随波逐流沆瀣一气。结果怎样,先走一段路看看吧。

下车。我走在fox的后面。不由得便往小道上走进小区门口。小路的尽头,其实并不好走,乱石阻路,必须分外小心。于是我感慨:孔子说行不由径,果然正确。可是这年头,又有几个人能保持一生都走正道,不走捷径呢?捷径固然能快速达到目的,但走的时候心里总少了些坦荡。

时间于我,并非金钱。金钱于我,也并非一切。

时间是一个标尺,用以刻录某个转瞬间的永恒之美。

我从某个端点出发,到达属于我的那个终点。不羡慕其他人的,也不抱怨命运留给我的。

走到家门口,三棵紫薇树竞相开放。而蜀葵,由于在幼苗时受过伤,没有了主干,花倒比其他人家的开得更盛也更久。

进门前,不经意间向西看,霞光万丈。

天色已晚,岁月尚早。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