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金秋苏州行  

2009-10-25 21:54:47|  分类: 嫩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0月25日 周日 秋阳明媚

前天和小鹅姐姐说去苏州时,发现内心里是把去学校办事那一次给排除在外的。所以,我以为我上一次去是在四月底。那次苏州行,诞生了一篇小说《天堂二日游》。

我很想念苏州。这是前几天开始的。大概是秋天所致。算了,不去管它。这次,咱是去披上嫁衣的。

昨天下班后,火速奔到写字楼底搭车去车站,可是,车子好慢好慢好慢,急得我下了车后一路飞奔过地下通道,来到候车大厅。老周和她家外子已拿着kfc在等候。冲进最后一班车,我们摸黑溜进了苏州城。

是在泰华那个巨大的LV招牌下认出人民路,接着无比欢欣地指给老周看,这里是原来的蓝色,这里是沧浪亭,这里是苏大南校区,这是苏图,这是古旧书店…转眼就到了。我的那些时光在车窗外飞逝而过,而我分明看到等红灯的那班公交车上,我贴着车窗哼着《遇见》时年轻而落寞的脸。

老周做事比较拖沓(注意,是相较于我这样做事很拖沓的人而言),所以她是一直到昨天晚上才预定的客房,就在大洋百货巷子里的麦禾凑合了。

天可怜见,我忘带身份证了。跟着酒店的阿姨七拐八拐,去派出所办个证明。去派出所的时候,忽然有种荒诞感攫住了我。有个年轻人曾写信跟冯内古特讲他在飞机场被要求脱鞋子以检查是否藏有炸掉飞机的炸弹的经历,他说,如果911恐怖分子是把炸弹藏匿在裤裆里的,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被合法地要求在飞机场脱裤子检查?同样的,为什么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行走,非要带着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然后,顺带想到麦兜问麦太太:“妈妈啊,是不是还要带上成绩单啊?”以中国zf的幽默感来讲,以后,也许小朋友在某地住宿,也是需要成绩单的吧。良民证啊处女证,都要带齐了才能出门。

之后,开始在观前瞎逛。去瑞富祥绸缎铺子看了看,贼贵,于是咱说,丝绸的床单不好,睡觉容易打滑,咱不要。这夫妇俩果然是一对,只管往那些专卖店里钻,我说,嘿,要是来逛这些地方,那咱还来苏州干啥。老周说,咱就是来逛街的,顺便买个婚纱。主次还真是分明。好不容易把他们拽到玄妙观,没兴趣,掉头。在周大福蹉跎青春近一小时,试了n多戒指。最后决定回宜兴买,真汗,看着阿姨那么热心我都不好意思了。

此时,大约是晚上九点一刻。我的膝盖开始酸疼。可是老周仍兴奋着,还要去大洋捡漏,苍天啊。

回到房间里,我啥都不顾了,洗个澡听着苏州评弹偷一遍菜就睡下。可是,大约是id的事情搞得我有些不愉快,清晰地感觉到苏州在拒绝我。所以,我就睡不着了。关掉电视机的电源,关掉机顶盒。把饮水机的插头拔了。还是别扭,怎么着都别扭。勉强睡着,忽然醒来,看手机,再睡,再醒,如此反复到六点。膝盖的酸疼稍微消退。呃,我还是出去逛逛吧。

于是收拾细软,把头发扎得一丝不乱,出去了。

早晨六点的观前街,少有的安静。循着声音走到大光明电影院前面的广场,好多老人在古琴声的伴奏下打太极。玄妙观前的广场上也是晨练的人,伴着俗丽的音乐白鹤亮翅单边云手的。忽然明白,这个时候,观前街才是真正属于苏州人的,而且是老苏州。而白天,人群熙攘湮没了历史厚重的回音。

折回去。看了下松鹤楼和得月楼。人民商场门口裹着毯子睡在走廊里的流浪者不知是睡是醒。工行旁边的长椅上,一个住不起旅馆的路人正在打盹,瘦骨嶙峋。这里,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不过是人间。

独自在马医科巷子里转悠,一直觉得这样才更接近真实的苏州。绣园斑驳的木门旁簇新的卷帘门上画着抽象的涂鸦。一个老人和一个黑丝女同时走过,一快一慢。一棵枯死的古紫藤上还有一个新芽在萌发。俞家曲园门口摆满了小摊贩。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在一个老宅前推销降压仪。

就在那时,我接到老周的电话,于是飞奔回旅店。结账,走人。

就在马医科吃的早餐,豆浆油条。豆浆是咸的,里面满是切碎的猪油渣和榨菜,味道不恶。油条也是新炸的,香香脆脆。三个人一共花费5元。心满意足。

下一站,虎丘。由于我的失误,多坐了一辆站,问路,往回走。走错路往往能看到更多的风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缺少那样的好心情。闻着糖炒栗子的香味,我们摸到了虎丘婚纱街。

这里婚纱确实多,看得人眼花缭乱的。好在,今天老周比较干脆,十点钟就把两件婚纱和一件礼服给搞定了。接下来就是些小零小碎。我还真害怕她逛到下午4点都没决定买啥样子的婚纱呢。

在一家略带诡异的小店里吃了条松鼠桂鱼,鳜鱼到是真的,味道也地道的,只是那个刀工是在是差远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把自己喂得肚大腰圆,然后继续在婚纱街逛。这个那个的,终于配得差不多了,人困马乏,打道回府。戏言,姐这以后哇,就专门当婚纱导购了。

没有买到去宜兴的票,从无锡转的。车上,老周说:小晚头啊,你也要加紧了哇。

我幽幽地说:轰轰烈烈地也爱过了,那个年纪也过去了,今后可能就是找了个差不多的把自己给嫁了。

我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不是真心话。我真的不知道。在激烈和平淡间,我更会倾向哪一边。年纪大了,经不起蹉跎了,可是,良人呢,你在何方?来了,吵架,伤害,背叛。咱要折腾到几点钟呢?

这次苏州行,也差不多结束了。遗憾的是,我没买豆腐干。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