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遇见  

2011-11-17 19:46:16|  分类: 浅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2008年夏天与c分手后,一直没有谈男朋友。开始是因为心痛,恢复不过来。继而产生了对承诺的不信任感,与人交往时,往往处于自我保护状态。不敢轻言爱,更不敢去爱人。

07年秋冬,在博客上认识了小胡,他跟我心性相投,口味一致,颇有默契。所以失恋之后是他一直在开导我。我们在网上用言语互相安慰,靠着这种不太真实的温暖度过了各自人生中的寒冬。因为五六个钟头的时差,也因为其他的一些原因,我们并未能走到一起。但是,对于他,因为没有相爱,我的心里只有感激,一些温暖的片段至今常会想起。

之后,就一直处于待嫁状态。

由于c第一次上门的时候,村里的人包括我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全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了,所以分手之后每逢别人问起,我都要解释一遍我跟他分手了,为啥分手的,以后怎么办。渐渐地,大家也都知道了,而我也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面对尴尬。又过了一段时间,媒婆就开始上门来了。

第一个给我说媒的人是我的一个表婶,那个男的什么情况我已经忘记了,总之是拒绝了。当时小胡跟我说:你就告诉她,你的候选人都排到德国了。他当时还说: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去买机票飞回来。哎,俱往矣。

后来我妈单位的人给我说媒过,我也没见。

我的一个姑婆给我介绍过一个,在联通修电脑的,碍于老太太的情面,我给了电话和qq号。我们在qq上聊过,那人是属鸡的,他说鸡和牛冲的,我们就没有继续谈。事实上,我觉得能信生肖冲不冲的人,不管生肖冲不冲,世界观肯定跟我的相冲。

某天,我的一个小学同学的父母上门来,要给我介绍对象,对方是制药厂的销售,据说很内向,自己不会谈。隔了几天,他们就把那小伙子连同他父母带到我家来了。我觉得莫名其妙的,关了房门没有出来。倒水的时候,我听到我父亲在“交代”家里的情况。后来,他跟我发短信,当时我说“我在忙的,晚点再聊”。他说“哦”,就再也没有发过短信。

有一天,我们公司的一个已婚同事给我打电话,劈头就问我家有几套房子什么的。后来又说,她认识一个小伙子,人挺不错的,但就是家里没有房子,想找一个市区里有房子的姑娘。她说她觉得我挺适合的,要不要见一见。我瞬间有被世界500强男人挑中的感觉,但那不是我想要的,于是谢绝了。

我的另一个同事,有天跟我说,她男朋友厂里有个油漆工挺好的,但就是学历低了点,初中毕业。我倒吸一口冷气,说了声“不用了,谢谢”。

还是我的一个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顾家内向的巨蟹座公务员,我们在qq上聊了几天,还算可以。后来那个同事擅自做主,安排了我们见面,尴尬地吃了一顿饭,那位公务员付的帐。我的心里很不舒服,很想在支付宝上把我的那一份饭钱给他。这次见面是标准的“见光死”,我们再没有联系。沉默了一阵子后,我把他拉黑了。这已经是今年年初的事情了。

很多半生不熟的人问起我的年龄,我如实相告,对方都会问“这么大没对象,你父母不急么?”我经常搭的102路公交车上,就有一个张姓司机,经常热心地给我介绍一些不靠谱的人。我知道他们都是出于好意,但我实在提不起兴趣去见一面。每次我拒绝见面,都会得到一番善意的忠告:找对象要求不要那么高,挑来挑去年纪就大了,老姑娘就没得挑了。更有人上纲上线,把不结婚拔高到“不孝”的境界。

关于父母急不急,有一事必须提一下。有一次我妈妈请她的同事来我家吃饭。一个电工看上我了,她就把我的电话给他了。那人天天骚扰我,还不告诉我他是谁,我觉得他挺恶心的。几天下来,我就差不多明白是我妈的同事。后来翻了下她的手机,果然就是。当时我哭着质问她:是不是认为我就只配嫁个电工?我哭得很厉害,歇斯底里的。我还哭着把sim卡拿出来,当着她的面掰碎了,扔到抽水马桶里冲走了。当时是2008年的年末,旧伤新愁一并痛着,我觉得生无可恋。

那次哭闹之后,我爸妈很长时间里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轻易提及相亲之事,有时候媒人还没到我面前,就被他们拦截了。比如小区门口修车行老板跟我爸爸说是否可以考虑下他儿子,我爸差点报之以呸。

相亲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有一天,在何大师的车上,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说:我这徒弟不是挺好的么,要不你们谈谈?正当我对他87年出生心怀芥蒂的时候,那小孩子很实诚地说:我妈妈说不能找年纪比我大的女人。

一到2011年,我真切感受到时间紧迫,也认真地想要找个对象了。为了表现出我的积极性,我分了些名片给我爹妈,让他们遇着合适的就大方地分发出去。

有一天,我爸爸跟我说,他同事介绍了另一个部门的同事,他征求我的意见,是不是他先去看看。我同意了。第二天他回来告诉我:我觉得这个男的长得太帅,你会没有安全感的。但他还是加了我的qq,每次上线都要连问三遍“在不在?”回得慢了要发抖动窗口,继而发短信过来“你怎么不在上网啊,快上网”。我挺反感这种做法的,大家都那么忙,谁没有点事儿呢。但我还是克制着,和他聊了一阵子。但是越聊越觉得聊不来。后来当他要求见面的时候,我说算了,我们qq上都聊不来,没必要见面了。

相亲越多,越觉得它不靠谱。于是我在豆瓣网上建了个小组:相亲后的吐槽。我发现,和我同样情况的人还不少。

我去年秋天写了篇博文《我为什么不嫁人》。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没结婚,是因为相信爱情却又没有遇见R先生。

这篇小文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豆瓣上关注我的人多了起来。求勾搭的不少,求约炮的也有,我都一概无视。因为观点相近而成为朋友的也有很多。

现在想来,R先生其实早就出现了,他在一旁默默地注视我,我却没有认出他来。当然,他自己也不知情。

我们开始只是在豆瓣上交流,后来转战msn,再后来qq上聊。有一阵子每天聊到很晚。有时候会为一个问题争论到半夜,但是彼此都知道,本质上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尤其是对爱情、对家庭以及对这个社会大环境的看法。

我去旅行的时候,半道上突发奇想,想去洛阳,他在我下火车之前就已经帮我找好了青旅,地址电话发到我手机上。九月中旬,他说打算来宜兴跟我见上一面,不见永远是网友,见了面就不一样了。

他坐了一天的车,晚上720左右来到宜兴。我们吃过饭,在团氿边散散步,边走边聊。后来又在他住的地方面对面坐着聊到12点钟。第二天在森林公园骑自行车闲逛,在草坪上坐着晒太阳。第三天在氿滨公园闲坐。那三天,我们一直在聊天,似乎想要把缺席对方生活的这27年的细节一一还原。

他回北京后,同事问他国庆怎么过的。他说去江苏看女朋友。于是我就这么有了男朋友。

一个朋友问我:和他在一起,你需要妥协吗?我说:完全不需要。一个学心理学的朋友曾跟我说过,爱是一种很确定的感觉。所谓的没有安全感,其实就是不爱。站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是自己最好、最舒服的姿态,我想他也是。11月初,他决定来见我父母。我问:你是不是觉得太快了?他说:没有啊,我觉得很安定。

几天前的一个中午,我在家里打扫卫生。电台里正播放着孙燕姿的《遇见》。我在擦地板的间隙坐在小板凳上,听着音乐,望着落在地上的光线,一时间想起很多往事。2003年初冬的一个阴暗的下午,我在苏州的公交车上,因为堵车,时间过得异常缓慢,我不记得是我自己心里在唱,还是公交车的广播里在放,总之也是《遇见》。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我把头靠在车窗上,看不到未来的方向。

如今,命运中的阴霾似乎早已经退散。我摊开手掌,接住三寸日光,把手放在他的掌上。

2003年,我才19岁,很年轻。如今,我的眼角已经开始有细纹。可是我不再纠结于最美的时光没有遇到他。正如他说的,我们遇见了,就是最好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4381)| 评论(9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