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苏州:徜徉在浓绿浅夏  

2011-05-20 08:55:19|  分类: 嫩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最好的季节。正如李义山所说的,“春去夏犹清”。

某天早上,我突然就想:这是最好的季节,而我却在做着最蠢的事情,每天就是赶公交,上班,下班,睡觉,过着乏善可陈的日子。去一趟苏州的念头便在转瞬间出现了。

我在苏州求学四年,有幸住的宿舍靠近苏州古城门之一的葑门,走几步就到十全街,网师园就在此街,附近还有沧浪亭。关于苏州的美好记忆里,有我在沧浪亭看书写字的画面,也有在泡桐花开的季节走在苏州的寻常巷陌的脚步声。

如是,我去了苏州。

 

沧浪之水

屈子在江畔,听得渔父鼓枻而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它幽微而深邈,传了几千年,后世的许多人都隐约听到了那歌声。

它曾在我心头响起,又被鼎沸的人声渐渐盖过。突然有一天,当我慢下来,静下来,那个歌声忽而浮现,我才明白,它早已成了我灵魂的背景之音。

沧浪亭是我的心头好。它是苏州所有园子中最古旧的一座,始建于五代,大词人苏舜钦曾是它的主人。所以,园子里处处透着读书人的闲情。进门是一片假山,堆叠精心,覆以薜荔和络石,这个季节,络石正开着白色小花,清雅之气遍布宅院。假山的一边是蔷薇架,开花时,满架蔷薇一院香。

沧浪亭的特色是竹子多,慈孝竹、凤尾竹、湘妃竹、龟甲竹、金镶玉竹……信步走在小径上,站在望山亭上环顾,我发现,一切颂竹的辞章都不足以形容眼前,于是,我只是静静地站着,听吹过竹林的风声,它从汨罗江畔吹来,吹向将来的某个角落。

沧浪亭半园环水,玲珑的假山与苍翠的枫杨树将园子掩映,与外界保持着一种可进可退的距离,那似乎就是渔父的意思,清可濯缨,浊则濯足,也叫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我知道,有一天我会回到此地,借得一池沧浪水,涤尽荒唐浮世梦。

 

 

可读可园

你在旅行地图上找不到可园。因为它不是一个园林,它是苏州大学南校区的一个角落。清时,园内有“博约楼”,藏书八万卷,后改称省立苏州图书馆。

路过围墙的时候,我就觉察出了她的荒凉。门卫大哥人帅也和气,我说想进去看看,拍拍照,他们挥挥手就让我进去了。这是一个即将废弃的校园。操场变成了停车场,足球场成了荒野,整个校园被一种毫无生气的静谧笼罩着。我小心翼翼地走着,深知自己再也不属于这个环境。

转过两片楼,过了操场,在一片隆起的绿林侧面,一个很小的门,门上二字:入胜,心里知道是了。进去便是廊子,过一个拐角,一方安静的池子忽而入目,开阔的水面,浮着朵朵睡莲。草长莺飞的季节,不再有情侣牵手走过的小径,姹紫嫣红无人赏。

我想,国内再没有一所学校能够这么奢侈,把一座园林当休憩之处。再没有学生能够如此幸运,四年与这么美的园子朝夕相伴。如今的学校,或者说大学城,都在追求规模宏大,布局整齐划一。学校之间的差异渐渐弱化,就连平庸的景致也是惊人地相似:暗红色的红花檵木必配以金叶女贞,修建得整整齐齐。这样的环境会塑造出学生怎样的心性,怎样的思维?想必规整是规整,诗意是全无了。

走过月洞门,抬头看墙头攀援的薜荔,淡影落在图案精美的瓦当上,不禁感叹:苏大啊,你拥着宝藏呢,却不知欣赏与珍惜。一所学校是否有历史、有内涵,并不需要去校史馆里看数据。那些秦砖汉瓦、古树名木,都是无言的历史,而它们,诉说的时间更为久远,也更有力。然而,一切似乎都在悄然改变,我们置身其间却懵然不知。

走出校园时,对着那株高过屋顶的大树挥挥手,再见。或许,等不到我下次造访,它早已面目全非。

 

 

寻常巷陌

之后,我走了很长的路。离开了校园,离开了学校。我在心里这么默念,它有了双重含义。我朝着学校相反的方向渐行渐远,不仅是地理上,还有时间轴。可以说,我的所有思念都是单相思的,我之于这个学校,不过是一个学号而已。然而,往巷子深处走去,也是走向记忆深处。时间在小巷深处仿佛打了个回旋,我变回了那个女生,只是她已经明了自己即将错失什么,她要去避免这一切的发生。有那么一会儿,我差点以为,穿过十全街,回到东校区,我就能在7号楼的那个宿舍里坐下来,告诉室友我刚刚独自去看了什么美景。

口袋里摸不到那把铜制钥匙,时间的残酷突然刺痛了我。一切都是无法挽回的。没有如果,没有重来一次,没有。我在静止的时光中矗了四年,终究还是被推离了苏州。回得去的城市,回不去的年华。

我想,渴望时间倒流的人,定是有着太多的遗憾和来不及。我知道自己会渐渐失去故地重游的勇气。那些寻常巷陌的点滴记忆,会腐蚀伤口,再次疼痛。从古墙那边探出来的月季她一定注视过太多失意的路人,所以她的花带着刺也含着香。

 

 

环秀而憩

从西百花巷绕到景德路,我想我真的累了。我甚至不想去寻找一直未曾去过的环秀山庄。然而,命运或许真的待我不薄,让我在放弃的前一刻已经阴差阳错地踏入了大门。

这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园子,有的只是一园秀色两只猫。

我坐在苏州园林中最美的假山上,听着水声和鸟鸣,看着门票上的简介,上面说到明朝时它曾是首辅申时行的府邸。算起来,申大人与我写过的一个故事中的主人公有些关联,而我此时坐的地方,想必他也坐过,我听到的水声,与他听到的也并无二致。一切就这么看似胡乱却又微妙地联系起来了,而这种联系,让我感受到了时间的奇妙。这种奇妙很难言说,佛祖拈花微笑,而我咧嘴傻笑。我更深地了解了我所追求的一切之于我的意义:它或许不会带来富贵显赫,但却能通向一个更宽广更深邃的世界。

我想,我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容身之所,不求高屋轩敞,只要窗明几净,可以观山观月,屋里有几本书,重要的是,有一叠白纸一支笔,让我这颗不知所以的灵魂,能够倾诉,找到皈依。

然后,我起身告别苏州。

 

 

更多图片,见此相册: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48745933/

 

 

 

 

  评论这张
 
阅读(1095)|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