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2012-03-12 16:27:53|  分类: 淡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312 周一

 我闲逛到了菜场,进去之后才明白,其实我下意识地一直在找笋。不到3分钟,我就提着一棵笋美滋滋地离开了菜场,其他蔬菜全然进不来我的视野。

剥开两片笋壳,看到笋上的“红痣”,一颗一颗排列整齐,心里竟是那么的欢喜。想起小时候常被老妈要求帮忙剥笋,那简直就是种煎熬。笋壳与笋贴合太紧密,用指甲把它剔开手会痛,动刀子又嫌麻烦,最后还落得手上全是痒痒的毛。底下的笋壳大而厚实,比较好剥,越到顶上越薄而密,年幼时的我往往没了耐心,半途而废跑扔下笋就跑出去玩了。临走时往往带上一片最大的笋壳,做面具。

笋壳朝外的一面全是短而细密的毛,扎得手心里有一种痒嗖嗖的舒服。朝里的一面则非常光滑。把一片笋壳展开,呈等腰三角形,剪出三个洞,再用根线固定,就可以做一个面具,笋壳尖尖上那一点点类似于竹叶的东西,还真像一小缕山羊胡呢。

笋,确切地说是毛竹笋,大概是吾乡人最爱的蔬食了。冬笋因为赶上春节档,尤其受欢迎。记得2008年大雪那会儿,蔬菜都涨价得厉害,一斤剥好的冬笋要七八十元,但我父亲还是买了两三斤,平日一贯节俭的母亲并没有责备他,反倒直夸这笋生嫩。冬笋和春笋其实是同一种物什,只是冬笋被挖出时尚在土里沉睡。等到了春天,竹笋被一阵春雨撩拨起骚情,扭啊扭地钻出土来,便被挖笋人一锄头挖回家去,剥干净笋壳,放进锅里。

剥开的笋,鲜嫩如晨露中的芙蓉。用刀子切开时,那脆生生的声音就是一曲江南小调。

我从冰箱里拿出三块咸肉,和笋一起煮。

我始终不能接受北方人把莴苣叫做“青笋”,口感相差远矣。笋呢,是一种煮多久都不会烂、配什么烧都不会腻的独特存在。那个馋嘴鬼李渔说,笋是“蔬食中第一品”,无论是单烧还是与荤菜并用,都十分美味。

从前每年春天,我家的餐桌上就全是笋。瘤芥菜炒笋片、咸肉煨笋、笋片鸡汤、笋尖焖蛋……那时候吃得十分郁闷,如今在异乡却是格外想念。莼鲈之思,终是要以舌头和胃来感受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