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童年的植物之五节芒  

2012-06-08 23:39:50|  分类: 乳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68  周五 

 

说起童年的植物,我第一个想到的竟是一种至今不知道名字的禾本科的高草。

此种植物非常高大,人藏在里面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人是根本不能藏在里面的,因为它宽阔狭长的叶片割伤人不眨眼。

我对这种植物印象深刻,主要是因为小时候它把我的小弟弟割掉了,然后我就变成女娃娃了。

当然,这只是个说法。那时候,无聊的大人们会逗小女孩说:你的鸡鸡呢?

小女孩的家长也没啥高明的话教的,就说:告诉别人鸡鸡被***(此种植物名,无法将宜兴土话翻译成普通话,下文同)割掉了。

我父母一直教育我三观要正,这种迷信的东西怎么能信呢!于是别人就会逗我说:你的鸡鸡是不是被***割掉了啊?我会回答:老娘是女的,要鸡鸡干啥!

那时候,我说粗话可比现在要行云流水多了。

这种话在每一个猥琐大人之间久久流传,百试不厌。那些大人们还真是词汇贫乏啊。

说得多了呢,我也就真有那么个模模糊糊的印象:一个开裆裤小男孩年幼无知钻到***里,然后被无情地割掉了小鸡鸡,从小当上了公公。

我也不太记得自己的手指是否真的被割伤过。但有一事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此植物虽然外表凶狠,却有个柔嫩的花芽。小心地把芯子拔出来,拨开,能够得到一根白白的柔软的长条形花芽,稍老一点的就像一条白胡子。口感比茅针好,水多,体型也大了几十倍。因此,对于我物质匮乏的童年来说,它是非常难得的解馋物。我记得的是有一次,我拿一根稍老的花芽,贴在嘴唇上装白胡子老公公,对面的小伙伴突然目瞪口呆,像被什么吓坏了,我低头一看,全是血。琢磨半天意识到,我掉了第一颗乳牙。

 

我把《江苏植物志》禾本科部分翻了两遍,最后在一个朋友的点拨之下才确定了这位仇家的名字——五节芒。

话说回来了,我不太确定它到底是五节芒还是芒。不过,是什么并没有那么重要,就像到底有没有可怜的小男孩被割掉鸡鸡一样,都是传说中的事了,何必那么较真呢?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