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与玛格丽特共度的夜晚  

2012-07-19 20:17:00|  分类: 乳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陪我度过从前那些夜晚的玛格丽特有很多。最初认识的是玛格丽特·杜拉斯。我并不太喜欢她,只是年少时往往会因为一个人而去关注他所喜欢的某个人。后来是玛格丽特·尤瑟纳尔。她的那套书差不多看完了,也不是十分的喜欢。

我说的那个玛格丽特,她是个天蝎座的老妖婆,她笔下的女人,有的可以吃,有的是强盗,有的通神谕。她像会变戏法,把一个简单庸俗的蠢故事讲得机敏而锐利。她曾在自己浩瀚的文字海洋中投下一句话:她总是描写狡猾又有王者气概的女性。似在说她自己——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我喜欢她写的那些女人,就算她们愿意呆在厨房,那也是因为喜欢这事本身,而非为了满足某个男人的胃,“我很擅长烤饼干”,正如她自己曾说过的那样。她们基本上都有些邪恶的念头,会做一些狠事,比如把取出来的卵巢囊肿装在松露巧克力盒子里寄送给情人的妻子。她们基本不作道德忏悔,就算杀了自己亲手养大的羊,吃的时候还是会承认羊肉很好吃。她们不是一味地忍让和宽恕,复仇计划周密而长久,不露声色、步步为营,最后致命一击,大快人心。在她的小说里,没有人是怨天尤人的,没有人是忍气吞声的,没有人绝望透顶却什么都不做,没有人愿意把命运交到别人手上。比起圣母,她们更喜欢自由自在地当恶妇。就是这些有点恶有点狠的女人让我欲罢不能。

阿特伍德的书,我看的第一本并不是小说,而是《与死者协商》,在这本书里,她列举了几十种写作的理由,其中一点最深得我心:为了可以看不起那些看不起我的人。

你尽可以说那些“我很好,但已无意让别人知道”,或者“没有人会看不起你,因为别人根本没时间看你”这样貌似超然的话。但在我看来,小说家不需要太超然,太不介意浮世之名。你也尽可以把这种让自己获得一些内心自豪感的动机称之为虚荣,完全没有虚荣的人就像没有恶念的人一样,是不存在的,要么是虚假透顶的。

对于阿特伍德来说,玛格丽特不是一朵清新的小雏菊。这个名字是她要用锋利的钢笔尖扎破的一个茧,就像她写的很多女人一样,摆脱父亲或者丈夫加在她身上的印记,成为一个完整的、能掌控自己命运的女人。

时至今日,我已经记不得当初在现当代文学课上关于女性视角的问题说了哪些滔滔不绝的傻话。只记得在图书馆里一次次走过加拿大文学是瞥见阿特伍德书时都是没有意向要去翻它。人总是会走一些弯路的。当我把自己的未来生活从一个男人身上解开之后,在一个非常合适的夜晚去取下书架上那本《泊涅罗珀记》,从此便有了无数个与玛格丽特共度的夜晚。

说到这里,我想有必要提一下本文标题的来历。那是一个法国影片《与玛格丽特共度的午后》,讲的是关于一场邂逅改变两个人的生活的温情故事。我不太信一个人可以完全改变另一个人这种事情。渐变和修正是我认为合理的状态。就像与另一个玛格丽特共度的那些夜晚,平庸的紫色窗帘在夜色的帮助下隔绝了眼前生活的喧嚣,打开的小说却让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玛格丽特用她自己的方式讲述那些女人的命运、生活和情爱,让我思考,也让我的内心更加的坚定与不屈,一点点地长成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20127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