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福海  

2013-03-21 13:54:20|  分类: 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春分。

早上我拉开窗帘发现外面积了厚厚的雪。

我对wood说:我要去圆明园看雪,怕是最后一次见到北京的雪了。

Wood说:我以后会常来出差的。

我说:当游客和住在这里看不一样。

或许是我一厢情愿吧,这个城市从来也没打算接纳我,但我还是庆幸自己曾在这里生活过。

 

出了小区门,发现清华东路上往清华方向堵得很。打车时,特意让司机师傅从四环绕行。由于我9点钟才起床,雪在阳光照耀下已经开始融化。地上的雪最不能看,脏兮兮的全是车辙和脚印,半是泥浆半是水。

十点钟进圆明园。快步走过游客,雪簌簌地掉落,偶尔能被砸中。

一口气走到福海停下。今天天气好得不像北京的春天。湖水和近地的天空,都是很温柔的蓝色。两三朵云静静悬着,你以为它不动,可是过了一会它已经悄悄凑到水面去亲吻自己的倒影了。

理论上讲,我住的地方过去就是清华,清华过去就是北大和圆明园。可是我之前只到圆明园来过一次。那一次还是去海淀驾校换了驾照路过时临时起意半道下车。那是元旦前后,天冷风大,圆明园里一派萧瑟。我走着,嫌它又大又破,没什么好看的东西。忽然,就走到了福海。夕阳照在结冰的湖面上,白色、蓝色、金色、橙色,各种颜色交杂在一起,有一种清冷幽静的美。让人安静,心旷神怡。Wood拉着我从结冰的湖面上走到湖中央的蓬岛瑶台上去。我之前从未在结冰的湖面上走,怕得要死,可最后还是走到了岛上。

我之前也从未到过北京。在遇到wood之前,我从未想过要离开江苏到北京来。那时候我在家乡小城的一家国企混日子,钱多活少离家近。离家有多近呢,反正比在西直门从13号线换乘到2号线走的路要少。中午在公司吃饭,然后骑着我的小凤凰回家睡个午觉。五点钟下班,不足十分钟就在家里了。我以为我一辈子就那样了。

我从没想过我会走在冰上,站在福海的中央。选择了与一个男人共度人生,势必带来一些改变。我的很多亲戚都觉得我到北京来是受苦的,只有我姑父跟我说:“你是幸运的,至少你看到了别样的生活。”是的,他说得没错。生活在别处的想法每一代人都会有一部分人有,只是我姑父那一辈的人更加别无选择。北京的好,只有待过的人才会知道。别的不说,至少你能找到很多志同道合者,在家乡时我只能一个人上山找野花,别人听说我上山是为了拍花,都非常不解。在北京,我有一大帮同好,大家都是爱植物爱转山找野花的,周末聚在一起聊植物能聊得很high。在北京,你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生活状态,大家也算尊重别人的选择。而小城市是熟人社会,每个人都活在别人的目光和评判之中。

我坐在福海边,身后有棵大柳树,雪从鹅黄的枝条上纷纷落下。季节的更迭是如此的有条不紊。经过漫长的一个冬天,万物正在复苏,它不会因为赏花人的焦急而为你先开。寒冬、冰雪、等待,这些都是必经之路。我的朋友饭叔有句话说得非常好,人生没有苦难,只有经历。我没觉得现在有多苦,相反,我觉得很幸福。

在我旁边的一张长椅上,坐着看起来是母女的两个人。母亲穿着园里工作人员的衣服,清洁工具放在一旁,女儿看起来还在高校读书。她们轻声谈着家常,细语声就像柳条上落下的雪,在湖面上轻灵地画出一个个圈,旋又消失。

此时,这一片水波浩淼的福海是属于我们三个人的。恩,福海。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福海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