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小东西  

2013-03-28 12:30:50|  分类: 点滴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周末两天,我和wood忙着打包搬家,中途还载着整整一车的杂物去参加了一场婚宴。

我们一共搬了五趟,最后一趟搬走的是鱼缸、鱼、花架之类很散乱的东西。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六点左右,东西全堆在楼梯口的地上,我等着wood从别处把车开过来。看着那些东西,我心里盘算着,wood研究生时代买的台式电风扇以后搬苏州去时可以扔掉了,折叠的电脑小桌板也不要了,鱼缸和鱼可以送给喜欢养鱼的人,反正是不能带到苏州去了。想着想着,突然就伤感起来,这些杂乱琐碎半旧的小东西,就是生活啊。把一个男人带离他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地方,真是伤筋动骨的疼。

周一,我去原来住的地方,帮房东把房子收拾干净。

写字台上放的架子上,还有些搬剩下的东西,我把它们一一装进垃圾袋。在一堆杂物的底下,有两张裁好的红纸,这是去年结婚时在一个美术用品店买的,本打算自己动手剪一个红双喜字,纸掉色,怕贴上后把房东的玻璃染了色擦不掉,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抽屉里,有一个塑料袋里装着去年夏天从吉祥尾巴上剪下来的毛。我把它扔进垃圾袋,又拿出来,装在想要带回去的袋子里。这个房子不仅是租的房子这么简单,我的猫在这里长大,从一个巴掌大的小毛球长成了一只十一斤的大肥猫。这个屋子在它的记忆之中能持续多久我无法得知,但是它每天早上蹲坐在玻璃门外等我们起床的身影我将永志不忘。吉祥和不省油在这个屋子里追打,从床上跳到床上,再跳到鱼缸台上,再到窗台上、鞋柜上,或者跳到冰箱顶上俯瞰愚蠢的人类,又或者晚上躲在窗帘后面,试图避免被赶出卧室……这一切,如今只存在于我的记忆里,而留下来的,除了某个角落里不为人知的几缕猫毛,还有就是鱼缸台墙体上的一片抓痕,那是萝莉期的不省油奋力攀登高峰的明证。

收拾到厨房,放猫粮的柜子里还剩最后一把猫粮。吉祥和不省油用过的两个碗洗净了放在旁边,如今也只好扔进垃圾箱了。我在楼下垃圾箱前把猫碗拿了出来。后来,我带着猫粮和猫碗去了北京林业大学,在我经常喂流浪猫的地方,把猫碗摆好,把猫粮倒进去。我知道,流浪猫没有自己的猫碗,它们不需要,但我还是觉得把这两个碗放在那边,好于丢进垃圾箱。北林的流浪猫,再见了,但愿这个世界对你们好。

阳台上最后还剩一盆花,是我生日那天买的瓜叶菊,这种只有一季生命的花,我思量了一下最终选择抛弃它。它已经到了开花后期,我浇了水,把它放在阳台上,给这个屋子添一点明艳的色彩和生命的活力。

收拾掉最后一点剩下的东西,我把地扫干净,所有的柜子都擦了一遍,连窗台缝都擦干净,最后把地拖了一遍。

干完这些,我坐在书房的沙发上休息。瞥一眼书架,发现在房东的书旁边,还留有一包我们的喜糖。那个时候,我终于哭了。

搬离我出生并生活二十多年的老屋时,我缺席了。那一次,我没有体会到这种分离的痛。只是,之后的六七年,我所有关于家的梦里,出现的只有那个屋子。我住过的其他地方,从未入梦。我一次又一次在梦里重新回到那所房子里,只为弥补没有看最后一眼的缺憾。我也时常梦见不省油怀孕,生下一窝可爱的小猫,以此来抚慰我对它的愧疚之心。

该面对的总是会来的,以这种形式或者那种形式。擦干了眼泪之后,我关上了门,也就与这个我生活过的屋子斩断了联系,就像告别一个不该爱却爱上了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