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她们没来参加我的婚礼  

2013-04-25 15:09:57|  分类: 点滴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3月的第一个周末,我从宜兴搭长途汽车去常熟,参加朱同学的婚礼。当时,这两个城市之间的公车班次很少,且沿途停车,我在那天吃了中饭就匆匆赶去搭车,一路颠簸到达常熟,已是下雪的傍晚。那个阴冷的下雪的早春,我在常熟大酒店大堂里看着朱同学的婚纱照,几乎要掉泪,门口,有她坐的婚车——劳斯莱斯幻影。她的电话无人接听,最后,我在大堂和包间之间的过道里坐下,掏出随身携带的文献学讲义看了很久。

那个晚上,我坐在朱同学的高中同学中间,除了两个以前曾去过我们宿舍的女生,其他的人都不认识。因为婚礼规模浩大,我们这一桌所在的厅,只能看直播录像。敬酒时见到一面,礼节性的互相问候,碰杯。匆匆不见了人影。

第二天,我坐4个小时的车回到宜兴,去公司加班。

尤子没去参加朱同学的婚礼。

 

石子结婚,是在20121月,具体情况我在《那些年我们都是没人追的女孩》中已经说过了。

尤子也没有去参加石子的婚礼。

我对别人的婚礼总是很上心,不管有什么事,总是尽量去参加。因为我总是期待着自己结婚那天,好朋友都来,喝杯薄酒,说句祝福(管他真心还是假意)。

 

去年秋天,我结婚了。她们没来参加我的婚礼。

石子在美国,我说:你别回来了,来回机票我无力报销。她就没有回来。

朱同学打电话给我,说她怀二胎了,出不了门。我说我明白,你好好养胎,身体要紧。

这些我都能理解。

我想不通的是尤子。

她收到了请柬,在QQ上跟我说:“早上看到信函吓一跳,以为是因为我用盗版系统而收到律师函。”那请柬,我是装在wood先生单位的信封里寄去的。

我问:“你能来的吧?”

她说:“能啊,怎么不能!”

然后,我就忙我自己的事情去了。

直到婚礼前一天,我打电话给她。嘟嘟嘟,没人接。

她总是不接电话。总是不接。总是不接。直到婚礼结束,她的电话始终也没接过。

我安慰自己,她一定是深深地爱着我,不忍心看到我嫁给别人,一定是这样的。

不然说不通啊。

她不接电话,也甚少回短信,QQ上一条消息好几天之后才回……种种迹象表明,她与世隔绝了。然而,她的QQ签名更换地是如此频繁,有人回复,她立马搭腔,一如既往的刻薄语气和咄咄之势。

我以为她会对我说点什么。但是等到今天,她依然只字未提。倒是我拍的花草照片下面,时常能看到她的回复。

 

事情过去很久了。我本不该如此的不能释怀。我也明白,我的大事,在别人眼里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只是在四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我无法忘记有一天我和尤子拿着羽毛球拍走在东吴桥上时,她指着我们的身影说:看,多登对啊。

我也无法忘记她骑着自行车载我穿行在苏州的大街小巷,我去淘碟她去买漫画。

我也无法忘记她总是抢过我的饮料瓶帮我打开,然后叹一口气递给我。

我也无法忘记我们把日记写在对方的日记本上。

我也无法忘记我们吵过架后,她坐在阳台上发短信给我,说“对不起”。

……

我不明白的是,我们经历的一切的,难道是一个梦么?

还有就是,我为何没有勇气去问问她为什么?

 

前阵子,我对她说,我就要搬去苏州了。

她说:好啊,到时候可以常走动了。

说话间,好像是在敷衍大街上遇到的一个熟人,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078)|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