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植物园瞎想  

2013-04-28 13:01:54|  分类: 点滴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428日,周日,阴雨

昨天早上,搭公交车去植物园。等车时就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太一样。后知后觉的我过了三辆公交车后才明白过来,全是因为毛白杨开始飘絮了。

漫天飘飞的杨絮让世界显得很奇妙。空气被填充。飞驰的汽车原本开在无色无味的空气中,现在却是穿行在杨絮中,有了披荆斩棘的幻觉。杨絮随风飞舞,于是我看到了空气是怎样在流动,又是怎样轻轻拂过我的脸颊,或者灌进我的鼻孔。我站在公交站台,望着杨絮,觉得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枕头之中。

 

我最亲密无间的炮友wood先生原本计划本周六随公司同事一起去植物园春游,顺便捎带一两个家属。周五接到通知改了时间,换到周日,可是周日下雨啊。

前几天,此情姐从山东来北京玩,发短信来叫我去植物园。当时我忽然觉得兵荒马乱起来。手机和相机都只剩一格电,我甚至不确定手机的剩余电流能否撑到我到了植物园跟此情姐接上头。另一个是我的衣服还泡在肥皂水里没洗。最终,我没有搭一个半小时公交车去和此情姐见上一面,为此我感到既羞愧又遗憾。

于是,我就这么孤家寡人逛植物园啦。

 

下车时,我就后悔了。只见门口一波又一波的学生仔在排队等待进入园子。闹喳喳呀闹喳喳。

进到植物园里,放眼望去,也全是人,全是人,全是人。

花也很多。蔷薇科的李属、桃属、苹果属、樱属的各种花树铺天盖地,树下,紫色的二月兰也启动了全开模式。

这是一场盛大的生殖狂欢!

各种植物在尽情地展示着自己最美的生殖器。没羞没臊,坦荡直率。

出游学生脸上洋溢着愉快的红晕,小半是感动得,多半是热得。

对花无动于衷的人,心里必是压着深深的恨。

 

后来,我绕到梁启超墓,人总算稍微少了一点。三三两两的情侣躺在草地上,全然不怕蜱虫,真是爱情让人勇敢呐。他们无疑都在打啵啵,啾啾声像在吸螺蛳,啵啵声就像鱼吐泡。

也是,这么好的春光,不打啵就浪费了。

遇到一对情侣,女生说:“这么多的薰衣草啊,真美!”男生说:“不,这是紫罗兰。”我心里暗笑,这二月兰还真是可怜。不过想想,不认识二月兰又怎样呢,在恋人眼里,花就是爱。只是,这泡妞的学习成本也忒低了吧。

一个月前,我还在为见到今年第一朵早开堇菜而欣喜不已,可是,人是会厌倦的。厌倦来自多而重复,来自那么多死蠢死蠢没心没肺的花树,草地上全是紫色的紫花地丁和黄色的蒲公英,附地菜、斑种草也是那么多,一大片一大片,至于二月兰,已经多到让人要发火的地步了。

 

从梁启超墓到卧佛寺,是沿着一些小土坡走的。

在两个小土包直接的凹坑里,我发现了一丛糙叶黄耆。这是一种非常低调的豆科小花,贴地而开,叶子是灰绿色的,花朵白得透明。我就趴在地上拍它。

就在糙叶黄耆附近,我看到了一丛淡粉色的少花米口袋(拍糊了,不上照片了哈)。

拍完照片,我站起身来,膝盖上全是泥土,就像刚刚野合过一样。我拍掉裤子上的泥土,心情愉快,就像刚刚野合过一样。

啊呸!我真是个格调很低的妇女。别人写这次游园,也许会拟“植物园遐想”之类的标题,于我而言,“瞎想”最适合。

之前的腹诽我全部忘却。我低着头在这片花谷里转悠。看到了乳浆大戟(猫眼草)、播娘蒿、牻牛儿苗、小花糖芥等都在开花。

如果我不认识这些小小的野花,我可能就像大波的游人一样走在大路上,拎着零食,闹闹喳喳,走马观花。

可是,我现在都认识了它们。尽管之前我只是在网上看到了它们的图片,但此时我能一眼看到它们喊出名字,就像见到一个熟悉却素昧谋面的网友。

我想,对自然的认识愈是深入细致,自然展现给我看的愈是丰富多彩。

算起来,自己在植物学这条野路上已经慢慢蜗行将近十年了。最初从父亲那里得知一些园林植物的名字,后来自己看图鉴,前两年,父亲已经不能再教我植物名了,反倒是我告诉他一些他没见过的。 前几天,我买了本《植物系统学》,打算从正途上走一走。

 

后来循着朋友的指点去找珙桐。小小的宿根园我走了好几遍都没见到,而我完全想不起它的叶子长什么样子,并且完全没想到用手机上网查一下。这个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分吧。

罢了。我也累了。归去吧。

路过牡丹园的时候,拖着快要残废的双腿进去看看,一朵花都没有。也无失望。早就明白,你不可能在同一天里遇到所有的花开。


————————————————图文分割线——————————————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糙叶黄耆,豆科,野花)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小花糖芥,十字花科,野花)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牻牛儿苗,科长,野花)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播娘蒿,十字花科,野花)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大花溲疏,虎耳草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美人梅,蔷薇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紫叶小檗,小檗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鸡爪槭,槭树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马蔺,鸢尾科,有野生,这是人工栽培)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德国鸢尾,鸢尾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羽扇豆/鲁冰花,豆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西府海棠,蔷薇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葡萄风信子,风信子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口红水仙,石蒜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郁金香,百合科,观赏)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梣叶槭,槭树科)


植物园瞎想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七叶树,七叶树科)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