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读小说  

2013-05-11 13:27:03|  分类: 有所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我是个西方小说重度阅读者。可是,如今我离开大学已经六年了,柴米油盐渐渐成了生活的主旋律。刚毕业的一年,我几乎没看几本书。后来,渐渐找到了生活、工作与阅读之间的平衡点,也就是下班回家吃饭,吃了饭弄弄花草,一小时后去跑步,跑步回来洗澡,洗了澡开始看书。在那些没有性生活的日子里,我保持着一年五六十本书的阅读节奏。如此过了三年。自从有了固定的炮友,和不固定的性生活时间,看书,那真是炮后一支烟的替代品。

不太读小说还有一个原因,我之前读了太多牛逼闪闪的作品,对新近出的一些品质良莠不齐的作品实真提不起兴趣来。当然,也有好多很不错的。

其实,我不愿明说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心里浮躁得很,别说一口气读完一本书了,20几分钟一集的美剧我都没法一口气看完,总要找些借口暂停一下,倒杯水啊刷一下网页。

 

前天,我作了一个决定——挑战一下一天之内读完埃科的《傅科摆》。这书有724页,内容非常庞杂,是百科全书式的小说。之前,我看过了埃科的其他三个长篇《昨日之岛》、《波多里诺》和《玫瑰的名字》,还有其他的一些杂文集《误读》、《带着鲑鱼去旅行》、《别想摆脱书》等。总之就是对这个家伙还算了解。我知道,《傅科摆》是他最具阅读挑战性的作品,所以我一直留着——我总要留点好东西给以后的日子吧。从前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这本书,我一直没买到实体书。人生中有好几次与它擦身而过。先是在苏州的蓝色书屋,它就一直在那个书架上,我却从没把它抽出来,带回去。后来大约是06年的国庆,我在杭州博库书城的特价区又遇见了它,10元,很想买,可是它太重了而我还没逛西湖,最后它就永远地留在了我记忆中那个书架上。我一度以为只要我再去那个书店,它一定还在那儿等着我。

于是,前天早上920分,我坐到沙发上开始用surface看电子版的《傅科摆》。

一个小时过去后,我发现我才看了30页。

于是在心里默念,一定要集中精力啊亲。如此又读了一个小时。到中午,差不多读了1/3

下午,又松懈下来,到晚上睡觉前,读到410页。

如果保持第一天的速度,完全可以两天读完的,可是,你知道的,我是个家庭主妇,我在读的时候,时常要去看一下锅里的炖牛腩炖到什么程度了,火有没有被窗口溜进来的风给吹灭了。

阅读让人犯困。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坏变化。从前,我可是拿起书就精神焕发的人呐。困的时候,我就去干点家务活,拖个地,收衣服叠衣服,或者去看看鱼缸里的鱼,等它们接近水面的时候,用手指头把它们戳下去。或者利用一种古老的巫术驱赶走睡魔——吃东西。

到昨天晚上,眼睛已经很痛了。睡觉前,还剩80页没有读,我知道已经到了结尾前的高潮部分,可是我实在是太困了,高潮也不能让我打起精神。

今天早上,我看完了全书。

 

恰逢最近见到好几处都在说阅读小说无用。相比起生活的艰辛、疾病的无奈和灾难的无处可逃,书或许是最早可以舍弃的东西。只是,人生中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没什么意义。相对于人类历史来说,某个渺小的生命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只是,你翻开了书,遇见了一朵小小的花,它或许开在两百年前,却被你看到了。你听到了一些叹息,它或许来自两千年前,却被你看到了。这种欣喜,不是糗百上一则恶俗笑话所能替代的。

人生那么短,何必浪费在这种虚幻的故事上。有人这么说。

“老子愿意!”我这么说,视线并没有离开书页。

  评论这张
 
阅读(68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