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爸妈来北京的这些天  

2013-05-28 19:13:01|  分类: 点滴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上流水账:

第一天:来京,在中关村吃云南菜。

第二天:慕田峪长城,附近吃农家菜。

第三天:后海-南锣鼓巷,附近吃台湾菜,鸟巢。

第四天:圆明园-颐和园,晚上吃全聚德烤鸭,清华。

第五天:动物园,在西直门吃西餐。

第六天:前门-腊肉馆,南长街上吃饭,中山公园-故宫。

第七天: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吃海鲜。

第八天:北大,香山。

第九天:明十三陵(长陵和神道)。

第十天:上午的飞机,中午到南京,下午到家。

 

在确定了回江苏的日期之后,就觉得非让爸妈来北京玩一趟才好。我妈只去过上海和杭州,没搭过火车,尽管天天能看到火车在家附近疾驰而过,更没坐过飞机,可我家的两只猫倒是坐过。我爸稍好一点,最北到过大同,不过当时是去打工。

现在,他们年纪渐渐大了,我想趁他们腿脚还利索,我们还在北京,把他们接来玩几天,看看北京城。

起初,我爸爸死活不愿意来,我妈倒是挺想来的。我让我妈慢慢吹吹风,周围的人也帮忙做动员,最后我爸爸总算是答应了。我知道他心里虚,怕出门。但越怕就越不敢,总得迈出这一步的。

就在准备买车票的前两天,我妈打电话跟我说,我爸爸邀请我姑父也一起来,我姑父也答应了。

这种意外我可不喜欢。首先,家里就这么大的地方,爸妈两个人倒还可以挤一挤,加我姑父真的没地方睡了。其次,爸妈是自己人,根本不会计较好坏,而姑父是亲戚,是客人,如果招呼不周什么的,虽然他嘴上不说,心里总会不惬意。

查了一下周围的快捷酒店,最近的步行过去也得要半小时,两百多一天是行情。平白要增加两千的开销,心里很是不爽。当然,更让人不爽的是,我爸居然事先不跟我商量一下就做这种决定。

不管心里有多少怒气,我跟wood还是商量着,先接待,等他们回去了,再好好跟我爸爸谈谈,下次有这种事情,一定要事先知会我们。

又过了两天,我妈跟我说,姑父不来了。我问我爸,他说当时是他去姑父家吃晚饭,说起准备来北京旅游,我姑父就说他也想来。他推辞不得。

我爸妈就是这样子的,两个人经常对我说一些矛盾的话,就算我当面质问,他俩也各执一词,觉得自己完全没错,错的是别人。所以,这次这种乌龙事,我都懒得去搞清真相了。

 

以上为前传。现在,我来说说这次旅游中的一些事。

我们都知道,沟通很重要,但是沟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问他们想去哪儿,得到一句:随便看看呗。带他们去了慕田峪长城,我以为慕田峪人少,没那么挤,会更有心情看风景。谁知道,过了几天,在广场上转的时候,看到到处有人在推销“八达岭、十三陵一日游”,他们就嘀咕:啊,我们去的那个长城一点都不有名。我真是哭笑不得啊。我本来觉得,十三陵这种地方真是完全不值得去啊,他们玩了两天,说想去十三陵。哎,早说想去十三陵、八达岭,不就完了吗,都是在一条线上的,开车过去各花半天,多方便,现在却要走两趟。

感触最深的一点呢,就是父辈的想法跟我们这一代真是差别很大。去南锣鼓巷那天,鸟巢是最早被我否决掉的,一大坨钢架子,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可是,那天的整个行程中,我爸爸最激动的就是见到鸟巢的时候。之前他都是懒洋洋跟在我们后面,见到了鸟巢,一个人冲在最前面,一口气走到最近处。看着他仰望鸟巢的背影,我似乎有点理解为何各地都要建又丑又蠢的地标性建筑物了。他喜欢的地方还有圆明园遗址。在废墟上,他恨不得把每一块石头都摸上一遍,嘴里不时地说:这种地方怎么能不来看看。至于腊肉馆,我是压根想远避开的,他们觉得一定要进去看看。我爸爸还说:这要是一进去看到了眼泪一挂下来怎么办哟,要被人笑死的。我说:不会,进去的人都哭着出来呢,没人笑你。

他们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觉得这样才来得值。

因为我爸妈平时喜欢看动物世界之类的节目,我就带他们去了北京动物园。我爸爸特别喜欢大象,在一只亚洲象那儿看了至少有20分钟。他说,他第一次上动物园是在我这个年纪,当时我叔叔在上海当兵,他去探亲。去上海动物园那天,他就带了两个馒头,水都没带,也是这样一直看大象。

在这次的游览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以前忽略掉的事情,那就是他们两人对什么都怀疑不是真的。觉得长城是重建的,故宫也不是以前的,颐和园里亭子也觉得是新开发出来的,长陵大殿里的柱子怀疑是铜制的,就连腊肉,他都怀疑是蜡做的,“离得那么远,谁看得清呀。”开始我还跟他们争辩一下,介绍一下掌故,后来就懒得搭理了。

近必生苛,就是这样。我发现我对我妈特别没有耐心。没办法,我小时候她对我也没有耐心。她总是在我说了什么兴奋或者有趣的事之后,泼来冷冷的一盆水。我跟她一直也没能多融洽地相处,经常互不说话。最近这两年,我离家千里,我们尚能在电话里客气相对,我差点都以为我们从来都是这么喜乐祥和。这次他们一过来,我很快就意识到,那些和气的幻象根本不堪一击,几句不愉快的交谈就能让它分崩离析。我妈从来不是一个什么伟大的母亲,我也从来不是一个什么感天动地的孝女。大家能维持着一个表面的和平就已经很不错了。

游玩挺累的。我妈爬了长城后第二天就说腿酸痛得要死。我爸就嘲笑她:“当初我说不来吧,游玩多累啊,你妈说她天天锻炼呢。现在好了,锻炼结果出来了,走那么点路就不行了。”

这几天,我一直有点体力不支的样子,故宫是wood带他们去逛的。还有北大和香山也是他陪同的。

我和wood都觉得,既然来北京旅游嘛,吃一些平时没怎么吃过的菜也是一项重要的活动,这样才不枉此行。可是我爸妈觉得这样太费钱,不如在家里自己做点菜吃。不过尽管他们不太情愿,还是按照计划带他们吃了一些东西。我爸妈以前没吃过西餐,去之前我爸一再推辞,说自己刀叉不会用,怕被人笑话。他们在全聚德也是吃得拘谨又不开心。倒是打包回来的鸭架,我爸啃得很happy

 

回去的前一天,要搭飞机了,他们既兴奋又紧张。一会儿问飞机上的饮料贵不贵,一会儿又问剃须刀能不能带上飞机。

把他们送到机场门口,让他们在那个门口等我们停车后回来,他们在那儿一等就是一刻钟,没敢乱走,以至于机场的工作人员以为他们迷路了,来问要不要帮忙。

我们司空见惯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陌生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心生胆怯是正常的。他们开始地铁不知道怎么搭,后来搭得多了,自己也可以走出去玩,搭地铁回家了。所以,以后多多带他们出来玩就是了。

把他们送走后,我跟wood 说,我爸爸跟陈奂生上城一样,回去能说好一阵子咯。

  评论这张
 
阅读(120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