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斯弥的阳台

植物式生活

 
 
 

日志

 
 

荒地  

2013-06-18 22:56:12|  分类: 博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住的地方,附近有一片很大的荒地。它的外围被一些人工绿化植物遮挡着,静静地处在G6高速公路、某品牌4s店、小区和一个修理厂的中间。

初次发现这块空地时我刚搬过来不久,当时心中一阵欣喜,幻想着可以常去走走,探索一下野生植物。

可是第一次去转悠就发现我的想法过于天真。那块地虽然很大,但是物种却十分少。空地上有几棵大树,枝干虬曲。高高的白杨树上有硕大的鸟巢。地上,除了上年留下的菊科植物的干枝,就是密密麻麻的葎草幼苗,鲜有其他植物。

荒地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刺槐树)

第二次去,发现新长出了一些榆树的小苗,在与葎草争夺着生存空间。而几株老榆树也正在结榆钱。地上偶尔能见到一两只喜鹊的尸体,当时禽流感正在南方闹得厉害,心里不免有些惶恐。

只有靠近修理厂边的人工绿化带附近有一些其他植物,北美独行菜、斑种草居多,还有一些老去的荠菜。

再一次,和wood先生一起去那块荒地上散步,看到一对老夫妻在挖着什么野菜。凑近了发现是在采紫苜蓿(Medicago sativa L.)的嫩芽,也不知道是采回去喂小兔子还是自己吃。

后来有一天,晚上散步时,风送来了一阵阵粉粉的香味。循着记忆找寻,似乎是村口小店后面那两棵高大的刺槐树发出来的。

第二天去看,果然有好几棵刺槐。去年住的地方附近,都没见到刺槐,我一度以为北方种国槐,南方长刺槐。今年第一次见到刺槐时吓了一跳,“说有易,说无难”,这个得牢记啊。

荒地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刺槐花)
 
荒地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刺槐树开花)

除了刺槐,地上开始长出藜的幼苗,它们一出生就呈现野蛮的姿态,抢走葎草空间,一大片,一大片地攻占下来。

正是这个时候,打碗花和泥胡菜开始开花,蒲公英开始了漂泊寻家之旅。

荒地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蒲公英)
 
荒地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泥胡菜)

也是那一次散步,不知什么刺穿过鞋底,刺破脚底心,吓得我不敢再去那块荒地。

今天,我又一次去了荒地。榆树的幼苗已经长到近一米高,葎草已经开始漫地铺开,藜继续与葎草争夺着土地和水分。新近参与进抢地盘的还有地肤,它长得极为迅速,葎草也拿它无奈。

荒地的北边我之前不常走过,紫苜蓿已经不见了踪影。倒是有一种柳树,一蓬蓬地长,家族兴旺的样子。见到了两大丛黄花草木犀和一丛白花草木犀。

此时的荒地,我已经无法涉足,我怕虫子。几种植物界的小强互相争抢着生存的必需品,竞争残酷却又无声无息。以前,受文学作品的影响,总觉得归隐山林是件宁静美好充满诗意的事情,而自然在文学中也是为此类生活提供了一个庇护所。事实上,自然界中的竞争比办公室争斗厉害多了,因为输者直接丢掉性命,毫不含糊。

荒地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荒地上的草)
荒地 - 斯弥 - 斯弥的阳台
(荒地上的树)
  评论这张
 
阅读(1337)|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